南宁配资

2019年潍坊市出生95992人,二孩生育热潮逐渐降温

2020-05-20 09:02:39 来源: 潍坊晚报 作者: 邓永杰

南宁配资  “是否生二孩”,是近几年来很多家庭讨论的热门话题。根据2019年全市住院分娩直报系统和育龄妇女信息管理系统汇总显示,全市出生95992人,同比下降11.9%,主要是二孩出生数下降。去年全市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09.7,同比降低。

  没人帮着看孩子

  生了还要自己看

南宁配资  5月16日、17日,记者采访发现,很多适龄妇女不愿意生二孩的一大原因是没人帮着看孩子。如果生了二孩,一般会有两个选择,要么找保姆,要么夫妻两人一个人不上班专门看孩子。

  这些人群中,有的是双方父母年龄比较大了,带孩子精力不足;还有一部分是因为父母没到退休年龄,他们想等父母退休后再考虑生二孩。

  高新区福海花园小区的刘海英2016年有了第一个孩子后,一直没要二孩,主要就是因为没人帮着看孩子。刘海英说,双方父母年龄都在70岁以上,而且有慢性病,本身就需要人照顾。“我父母在老家照顾着92岁的姥姥,很难抽身帮我看孩子。婆婆年龄大了,身体不是太好,小叔子在家里照顾着,也无法帮着带孩子。”刘海英说,她和丈夫曾考虑过要二孩,如果要的话,只能她离职,在家里孩子。这样一来必然会减少家庭收入,抚养孩子的压力增加,所以他们暂时不打算再生了。

  家住潍城区金都北苑小区的桑春梅和丈夫今年都33岁,婆婆在老家无法来看孩子,她父母还没退休,如果要了二孩,目前只能自己照看。“再等两年我父母就退休了,到时候我们再打算。”桑春梅说。

  传统观念、经济和心理承受能力等是影响因素

  记者采访育龄夫妇发现,他们在考虑是否要二孩时,往往会综合各方面因素,比如是否有老人帮着看孩子、传统观念、家庭婚姻、经济和心理承受能力。一些夫妇表示,如果家庭经济条件好,并且有老人帮着看孩子,才会考虑要二孩,否则心里不踏实。

  对于很多“80后”“90后”育龄夫妇来说,要二孩除了考虑是否有人帮着看孩子外,经济压力也是一大影响因素。另外,经历了抚养第一个孩子的艰辛,很多夫妇感受到了巨大的心理压力,对要二孩产生畏惧。

  “我和妻子都是‘85后’,现在儿子4岁,这两年的家庭话题都是围绕是否要二孩。”家住奎文区金都时代新城小区的张先生说,好不容易把孩子养这么大,如果再生一个,几年的辛苦还得从头再来一遍,心里有些害怕,“如果二孩是女儿还好,如果再生个男孩,将来压力肯定很大,所以一直拖着。”

  虽然两个孩子可以作伴,但抚养孩子的经济和心理压力确实很大。张先生与妻子已达成一致意见,再过一两年,等儿子上了小学,看看家庭情况,如果条件允许,就再要个二孩。

  2018年往后,高龄产妇数量、比例均明显下降

南宁配资  2016年1月1日,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,众多35岁以上甚至超过40岁的高龄产妇,纷纷抢着生二孩,这类人群占据很大比例。既然政策落地,如果再耽搁上几年,就无法要二孩了,所以出现“抢生”情况。

  5月18日,记者走访城区各大医院产科发现,2018年往后,高龄产妇数量、比例均明显下降,“抢生”潮退却。虽然各大医院产科里仍有生二孩的高龄产妇,但所占比例明显比2016年、2017年低很多。目前,适龄产妇成了生二孩的主力。同时,2016年、2017年各大医院产科床位“一位难求”局面得到缓解。

  “早在2016年时,我和丈夫打算再要一个孩子,但考虑到自身年龄和孕产中的危险,最后就放弃了,这几年也一直没有要二孩。”家住经济区臻和园小区的郑女士今年41岁,身边的一些同龄人要上了二孩,但她没敢尝试。

  事实上,经过这几年的应对产妇高危病症,各大医院产科积累了丰富经验,同时有的医院还开设了高龄产妇门诊,提升了危重孕产妇救治能力。

  出生人口性别比

  去年全市为109.7

  记者从市卫健委获悉,根据2019年全市住院分娩直报系统和育龄妇女信息管理系统汇总显示,全市出生95992人,同比减少13005人,减幅11.9%;与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的出生高峰(2017年)相比减少61398人,减幅39%。总出生数量的减少绝大部分为二孩出生的减少。

  从县市区看,青州、诸城、安丘、寿光、临朐、昌乐6个人口大市(县)出生同比减少人数均在千人以上,与2016年、2017年这几个市(县)出生增幅较大相一致。人数减少的主要原因是生育意愿及生育堆积释放减缓,也说明生育高峰期过后生育水平趋向政策调整前的水平(“十二五”期间年均出生9.3万人)。

  数据显示,2019年全市一孩出生32626人,占比34%,出生数量同比变化不大;二孩出生57565人,占比60%;多孩(三孩及以上)出生5801人,占比6%,同比上升0.7个比值。

  从生育人群看,育龄妇女年龄结构变化等因素引起育龄妇女数量持续减少。参与生育的人数逐年减少,造成出生人数特别是一孩出生人数下降。而二孩出生的增加,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一孩出生减少带来的总出生人口减少问题,促进了人口结构的改善。

  出生人口性别比(是指一定时期内出生男婴总数和女婴总数的比值,通常用每100名女婴所对应的男婴数来表示)同比降低。全市住院分娩直报系统数据显示,2019年全市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09.7,比上年下降0.7个比值,全面二孩政策下的家庭自主生育对降低出生性别比起到一定作用。

推荐阅读